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論文發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當前位置首頁文學 雜文 評論
  • 正文內容

詩歌的音樂元素

閱讀:789 次 作者:歐陽 來源:工人日報 發布日期:2019-12-03 15:29:19
基本介紹:一起問道文學網分享的評論文章。

  海子以降,大陸的現代詩歌就衰落了。

  這或許是我的偏見。不過,我仍然堅持著這一主觀的判斷。不要說“穿過大半個中國去睡你”,這種商業意味濃厚的;之前更流行一時的,為年輕的詩詞愛好者熱捧的“沒有比腳更長的路沒有比人更高的山”,在我看來,也僅僅是一種矯情的虛飾。

  當然,這種隨性的想法,雖然包藏著經典綿延如舊的寄望,但我也明白,很可能更多的是俺的淺薄。

  坦率說,我很久沒有系統看過“新詩”了。雖然如此,但對詩歌的關注仍舊繼續著。這不,新近就翻看了多篇牽涉某著名詩詞刊物的文章。想不到曾經仰視多年的該刊,當下的面容完全顛覆了舊時心中的模樣。據指斥者列舉,往日圣殿般的期刊,時下推出的“佳作”,感覺上真的會讓新詩癡迷者慍怒:文詞的對錯及恰適與否不說,諸多“佳作”讀起來無不佶屈聱牙……

  我才疏學淺,難與之爭辯短長。為慰藉自己心中的不甘,就拿個人感覺來說道一下別的事兒:詩詞歌賦的音樂特質。

  撇開文字詞匯難以剝離的歧義,說到詩歌,我們需要明白,除了語言文詞組合在語義層面對慣常意義的跨越表達之外,還有象征隱喻,以及借景喻情等之外難以言喻的意味,比如意境、音韻,這不完全是對規范陳述的繞開,有時候也會是習以為常的描述,但在整體組合中,我們可以體驗到以文本為基礎背景的音韻味道,像“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蔽木渲薪朴谛撵`節律的和諧脈動,呈現出了超意義的表達。這正是詩歌音樂性的一面。

  讓詩歌蘊涵一種非語詞感受的韻味(意境),正是詩歌掙脫語詞狹窄拘束的表現形式之一,由之表達出語詞有限意義困擾之外的情愫和趣味——能感觸到卻難以言說。

  我們知道,音樂是文字難以明晰(描述)的,但我們仍然要用文字來表現它。這并非拒絕意義,而是盡其所能展現出超意義的音韻,不是拒絕意義,而是更深入地呈現意義——文詞難以準確描述的意義,標示出明確,但卻很模糊的意象:不能解釋,但卻能明白地感受到。

  回望唐詩宋詞,進一步,進入樂府漢賦,那些流傳下來深入人心的,無不是朗朗上口的作品。不錯,我們可以不必拘泥于格律程式化的平仄音韻,比如平水韻,也可以不在意詞牌嚴謹的格式化形式,但作為詩詞歌賦,音韻的流暢和誦讀的通泰是必不可少的。

  關于這種道理的講述多半是晦澀的,因為其立基的音樂本身即是無法言說的“非意義詞語”。故而,文本的說詞,難以厘清靈魂脈動的情愫。

  換一個角度想。時下詩詞的衰落成為不爭的事實,“寫詩的多過讀詩的”盛行有年,竊以為,正是由于誦讀之詩——新詩——的音樂性缺失,佶屈聱牙之作才有泛濫的機會,我們很難想象如今的詩人普遍地缺乏人文素養。但詩歌并沒有消沉,它們在另一片天地正在成長——在音韻為本的流行歌謠中獲得了新生。

  我們可以在,比如說崔健,或者還有李宗盛的歌中體會到詩歌的魅力,像方文山半文半白的那些歌詞,您有感覺到嗎?如果沒有,那么我們不妨拉一桿大旗來證明這種觀點:當諾貝爾文學獎花落鮑勃·迪倫的時候,我們真的可以考慮將迪倫的唱詞從音樂中分拆出來:把文本拿出來念,拿出來朗讀——體會到詩一般的韻味了嗎?

  詩歌的音樂性并不完全是簡單的詩句押韻,但從整體上來看,應該必須是擁據和諧音程的集合,一首詩,就像一首樂曲一樣,完整的旋律必須是和諧的,即使是“無調性”作品。退一步講,您怎么著得應和語音和諧吧?試想一下,習慣普通話的人聽到吳越方言的詩歌誦讀會是什么樣的感覺。我不是說方言不能朗誦詩,而是說因為音樂化韻味的不同刻寫而帶來的云泥之別。不說粵語的歌詞語匯差異于國語,喜歡流行歌曲的人一定體會過西洋歌曲的詞匯翻譯:假如音樂性與詞語不能協和,好聽的調必定會變成難聽的歌。

  如果詩詞不能自我救贖,大概就只能寄望那些歌者,那些音樂人了,寄望他們將詩歌傳遞到明天——

  這樣子也沒什么,對吧?!詩,本來就是歌。

標簽:文學,詩歌,現代詩歌,詩詞歌賦,評論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彩9彩票备用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