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論文發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當前位置首頁文學 資訊
  • 正文內容

從“文字下鄉”到“文學下鄉”

閱讀:221 次 作者:丁曉平 來源:光明日報 發布日期:2020-01-02 09:05:04
基本介紹: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收官之年,也是脫貧攻堅任務進入“最后一公里”的決勝時刻。在這項偉大斗爭、偉大工程面前,文學沒有缺席,也不能缺席。如何完成歷史視野下的脫貧攻堅與新鄉村書寫,也即如何完成新時代鄉土中國書寫,是擺在作家面前的重要課題。

  對日新月異的中國來說,鄉土中國書寫依然是新鮮的。費孝通先生在《鄉土中國》中論述“文字下鄉”的問題時說:“如果中國社會鄉土性的基層發生了變化,也只有發生了變化之后,文字才能下鄉”。顯然,當下的中國社會鄉土性的基層早已發生了深刻變化。費孝通先生筆下20世紀40年代的那個“鄉土中國”早已成為歷史。文字不僅早已下鄉,城鄉差距正在努力縮小,鄉土中國正闊步邁在鄉村振興的道路上。新時代的中國,已經不再是“文字下鄉”的問題,而是要解決如何從歷史的視野完成新時代鄉土中國書寫,可謂是“文學下鄉”的問題。我們的“文學下鄉”能不能走得更好、走得更遠,這是一個需要認真思考的問題。

  以文學觀照現實,照亮生活

  歷史是一條長河,洪流滾滾,不可阻擋。身處偉大的新時代,中國人民每一天都在創造歷史,我們每一天都身處創造歷史的現場。如何講好當代鄉土中國故事,真實呈現新鄉村的發展變化,文學就必須緊緊抓住中國社會的主要矛盾,用馬克思主義唯物辯證法,以歷史的眼光來觀察和審視扶貧攻堅工作的艱巨性、創造性,以及深遠的歷史意義和現實意義。

  努力使“老少邊窮”地區擺脫貧困,始終是黨和政府念茲在茲的偉大夢想。歷史和現實都已經和正在證明,脫貧攻堅是中國故事最為精彩的篇章之一。我們作家要以人民為中心,深入生活、扎根人民,通過調查研究,實事求是,一切從實際出發,緊緊圍繞新時代中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來尋找答案,以文學觀照現實,照亮生活。

  社會主要矛盾是社會發展進步的坐標原點,也是考察鄉土中國的晴雨表。實施精準扶貧,推進鄉村振興戰略,正是解決中國社會主要矛盾的重要方略之一。只有抓住脫貧攻堅的主要矛盾,才能抓住中國農業、農民和農村問題的命脈,才能深刻理解新時代賦予脫貧攻堅的現實意義。革命老區和老區人民為中國革命曾作出巨大犧牲和貢獻,是我們的“精神高地”,但他們的經濟生活也曾長期處于“洼地”,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如何描寫和敘述這個反差,解析它的歷史原因、過程和結果,準確闡釋今昔之間、世代之間的發展背景、進程和方向,探析解決不平衡不充分發展的路徑,以及新鄉村的歷史性巨變,正是文學需要著力開掘的地方。

  以文學引導新鄉村不斷向善、向上、向好

  貧困是人類社會發展肌體上的一個痼疾,是一種歷史現象,也是一種世界現象,不僅發展中國家深陷其中,發達國家也難以規避。能否擺脫貧困?如何擺脫貧困?這是整個人類面臨的重大課題,而中國交出了一份合格的答卷。因此,脫貧攻堅和新鄉村應該是當代中國文學最值得關注、最值得書寫的領域之一,可謂是一座富礦。

  新中國成立以來,尤其是改革開放40多年來,中國扶貧工作的偉大實踐經歷了不同的歷史階段,從救濟式扶貧到開發式扶貧,再到新時代確立的精準扶貧、精準脫貧基本方略,開辟了中國特色減貧道路,為共建沒有貧困、共同發展的人類命運共同體貢獻了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也為歷史視野下的新時代鄉土中國書寫提供了無限可能。也就是說,只有把脫貧攻堅納入改革開放的國家戰略之中,我們的文學創作才能獲得歷史的縱深感、鮮活的生命力和磅礴的創造力。

  發展是甩掉貧困帽子的總辦法。中國始終在發展的基礎上根據階段性目標,力所能及地將發展資源向貧困地區和貧困群眾傾斜,推動扶貧工作從“輸血式”向“造血式”轉變,引導人民群眾既扶貧又扶志,實行“志智雙扶”,從根本上醫治貧困頑疾?!吧窬有匾?,而志氣統其關鍵?!泵撠氈赂毁F在立志,只要有志氣、有信心,就沒有邁不過去的坎。顯然,脫貧攻堅讓鄉村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呈現出歡天喜地的新氣象、新風尚、新人物。因此,新時代鄉土中國書寫,要看到人民群眾在擺脫貧困的偉大實踐中,不僅“口袋富起來”了,而且“腦袋富起來”了?,F在正處于從脫貧攻堅邁向鄉村振興的過渡期,在這個嶄新的歷史現場,我們要用文學倡導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發現嶄新的線索、塑造嶄新的人物、記錄嶄新的實踐、講述嶄新的故事,引導新鄉村不斷向善、向上、向好發展,豐富人民的精神世界,增強人民的精神力量。

  文學要抓住新鄉村發展變化的主軸

  新時代的文學,是社會主義文學,是人民的文學。近年來,鄉村敘事比較流行。但值得警惕的是,中國當代文學受西方文學和西方價值觀的影響,熱衷于小我情調、沉醉于私人經驗、泛濫于欲望消費、自卑于微觀敘事、沉淪于歷史虛無、重復于生活碎片,失去了標準、體統、深邃和遼闊。一些作家的鄉土中國書寫沉浸于顧影自憐、無病呻吟,甚至“掛羊頭賣狗肉”,打著非虛構的幌子販賣營銷其虛構的鄉土之作。他們或以微觀敘事、口述史、田野調查的名義,編造行政區劃根本找不到的村莊或者子虛烏有的人物,夸大農村發展過程中出現的一些階段性問題;或念叨著西方確立的一套所謂的“標準”,把“別人的故事”移花接木為“我的世界”,再用顯微鏡放大鄉村存在的非主流東西;或把瑣碎、落后的個案典型化,別有用心地遮蔽、忽略鄉村的發展進步和整體的真善美。

  尤其需要批判的是,有的作品以“先驗的意識形態、文化觀念”進行語言“編碼”,經過雕琢、修飾之后,“把許多毫無聯系的、沒有生機的材料變成故事”,再經過“隱喻”的手段呈現出一個“非虛構”的地方,并且把“中國”套裝進去。此類作品中彌漫的“鄉愁”,聚焦于鄉土的破敗和迷失,以及人性的弱點和暗處,帶著戾氣、怨氣、嬌氣,十分矯情。而父老鄉親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在奔小康道路上奮斗的身影,他們卻選擇視而不見。

  “你若光明,中國便不再黑暗?!毙聲r代鄉土中國書寫,絕不是虛構的隱喻所能遮蔽和表達的,也不是口口聲聲以“救贖自己”來為新鄉村唱挽歌。當然,對于新鄉村發展中出現的問題,必須要正視,就像需要正視陽光下的陰影一樣。因此,新時代鄉土中國書寫應該像費孝通先生所說的那樣,“我們不但要在個人的今昔之間筑通橋梁,而且在社會的世代之間也得筑通橋梁,不然就沒有了文化,也就沒有了我們現在所能享受的生活”。

  新時代鄉土中國書寫要緊緊抓住社會發展的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抓住脫貧攻堅偉大工程的主題、主流,抓住新鄉村發展變化的主軸、主體,既要記得住鄉愁,又要反映出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不然,我們的文學就無法闡釋中國已經發生和正在發生的偉大變化,就不能跟上新時代的鏗鏘步伐。

 ?。ㄗ髡呦到夥跑姵霭嫔缇帉?、中國作家協會會員)


標簽:文學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彩9彩票备用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