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論文發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當前位置首頁資訊 人物 藝術
  • 正文內容

大境界·2019當代中國書畫名家年度人物

閱讀:793 次 作者: 來源:大境界 發布日期:2020-01-02 16:06:14
基本介紹:一起問道文藝網分享的人物資訊。

  藝術的靈魂是境界。言氣質,言格律,言神韻,不如言境界。境界是產生藝術美感的根本,是流露在作品中的人生感悟。境界體現著藝術與人生的時代精神。

  時代呼喚好的藝術作品,更呼喚有大境界的精品。書畫家們以“形神兼備、遷想妙得”為心象,強調“外師造化,中得心源”,追求“天人合一、物我兩忘”的境界,他們將主觀精神因素與客觀世界相融合,浩瀚宇宙、天地萬物在他們自身修養、學識、情感以至生命的傾注下,美的瞬間便定格成永恒,尺幅之中透射出具有深刻內涵的大美形象和大境界。

  藝術簡介

  駱旭放,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國家一級美術師,畢業于南京師范大學美術學院。中國人民大學首屆山水畫研究生班,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生院,中國書法院,中國人民大學訪問學者,中國人民大學畫院畫家,北京中外名人藝術院研究員,北京藝萬億藝術銀行首簽畫家。

  線的延伸點的壯大——論國畫中的點、線意識

  摘要:國畫源遠流長,其有著鮮明的藝術風格與特色。線、點作為國畫中的主要表現形式,在經過了千百年的磨練之后,呈現出了一種獨特的美學形式。因此,了解國畫中的點、線意識就可以對國畫的藝術風格以及內涵有一定的了解。為此,在文中主要就國畫中的點、線意識進行探討,以期可以更加深入的認識國畫。

  關鍵詞:國畫;點線意識;藝術風格

  縱觀數千年來藝術發展史,點與線這一最基本的意符形式,一直貫穿著東方藝術的始終,上古時期的彩陶、石刻、壁畫,無不體現岀點、線在人類日常生活和藝術活動中的無穿魅力,而自然界無處不存在“點、線”這一形式的自然規律,在華夏文明史的發展長河中,我們的祖先巧妙的利用“點、線”這一樸素的藝術符號,對物象世界進行意象加工改造,創造出一個全新而美好的世界,點線的藝術形式,作為東方人文思想內涵,獨樹一幟的的風格屹立于世界藝術之林,反映和代表了中華民族“天人合一”的哲學思想和人生觀,“天人合一”是中國傳統哲學的基本精神,它追求的是人與人,人與自然的和諧統一的關系,這種“天人合一”是一種自然而然地溶合,人是自然的一部分,可以講“天人合一”的思想是中國文化的本質,它對傳統藝術中的點、線的運用都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包c、線”的形成和發展,已成為東方特別是中國書畫藝術的根本靈魂之所在,作為造型藝術最原始,而又極具表現力的點與線,在古老的中國繪畫史上,一直是最主要的表現形式,多少世紀、多少藝術家畢生為之潛心探索、研究,使得中國畫中的點與線,這一原始的表現形式,有了一個質的變化,即中國畫的點、線,由描繪自然之形到表現人的,心理之象,從描繪對象的形體空間到表現畫家的內心世界,這一心性與自然的互為轉化過程,因而繪畫中富有個性和感情色彩的點與線,極具有生命的活力。清代著名畫家龔半千說:“無論直點、扁點,俱宜圓厚,圓、氣圓,厚、氣厚,氣即畫家的氣質,氣度、氣節、品性、修養”。

  中國畫中的點與線,從形而上到神與形的互為轉化,經歷了數千年的發展過程,從五代的荊浩、董源到宋、元、明、清,以及近代各門各派的大師作品,無不是對點、線的理解、運用,而營造特有的視覺和情感效應,線條的抑、揚、頓、挫、剛、柔、曲、直。點的大、小、圓、厚、枯、濕、濃、淡的變化,已經成為人們審視中國傳統書畫藝術作品最基本的法度,當人們審視一件書畫藝術品的時候,作品中點、線便成為了特有的審視和審美對象,具有特殊的審美意義,作為傳統的中國畫藝術,這已成為不可缺少的審美標準之一。

  中國書畫藝術源遠流長,當今時代,習畫者眾多,而悟其道理者甚少,人書亦書不知何為書,人畫亦畫不知何為畫,遠看有其勢,近看無其質,只做表面文章,全然失去了本土文化中的精、氣、神,線條的呆滯、死板,全無剛勁與蘊蓄可言,點的懶懶散散亦無圓、厚與氣韻可觀,整個畫面在制作上下大功夫,急功近利,全然不知點、線、筆墨為中國書畫之靈魂,中國畫失去了點、線、筆墨,剩下的也只會是涂涂畫畫了,藝如其人,同樣的筆和墨在不同人手中,所表現出來的點、線有著極然不同的書寫效果,一個心胸豁達、高尚無私的人,其筆下的點、線,便有一種明快、圓潤、剛勁厚重之感,否則就是粗惡、呆板、俗氣之態,蘇東坡云:“退筆如山未足珍,讀書萬卷始通神”,所以優秀的藝術家,不光能在紙上點劃揮毫,更應注重在胸中追求離俗超群高品格的藝術人生,博覽群書,苦心鉆研,勤奮實踐,排除雜念,澄懷觀道,方能體悟點、線的神韻和真諦。

  點是線濃縮,線是點的延伸,點、線在繪畫中是一種重原始的表現形式,但就這最原始、最簡單的表現手法,卻神奇般的在中國書畫藝術中保存和延續下來,并得到了充分地、進一步地發揚光大,直至今日,很多畫家為之探索,研究,追求一生,方能悟之一、二。點、線在中國畫中已經不是形式上概念化的東西,而是上升到哲學范疇。因此中國畫發展到今天有著舉世囑目成就,這與那些潛心研究的藝術家們是分不開的。改革開放以來,百家爭鳴,祖國迎來了又一個藝術的春天,涌現了不少優秀藝術家和優秀藝術作品,這是可喜可賀的,但同時在眾多大型國展中制作精良的巨幅畫比比皆是,仔細觀來,則無點、線、筆墨可言。點、線筆墨作為中國畫最重要的特征之一,這是不容爭辯的事實,而在全國性眾多中國畫展覽上,面對一無點、線,二無筆墨的傳統觀念,僅靠工匠制作之作,頻頻入選、獲獎。眾所周知在全國性中國畫大展上,入展作品,特別是在大展中獲獎作品,將對中國畫的發展起到一個導向作用,尤其是在中、青年畫家和美術院校的學生中影響很大,為此眾人紛紛仿而效之,以致出現目前國展制作泛濫現象也就不足為怪了。

  點、線在藝術創作中承擔著極其重要的造型任務,其具有獨特的審美價值取向,點、線發展到現在,呈現出眾多豐富形式,更具有獨特的地域和民族性。中國繪畫藝術的發展,一直是以追尋線條美的藝術,它不僅僅限于單純的描繪客觀事物的表象,而是以特質線條對物象深層面的表達,即物象氣韻和神韻的表現,是對自然的再加工和再創造,以點達意、以線達情,來抒發藝術家的胸中之意。

  在中國畫的技法上,最講究的是點、線的運用,千百年來點、線作為傳統中國畫藝術重要構成的主要組成部分,已經形成了各個歷史時期具有代表性的形式語言,古有“曹衣出水,吳帶當風”之說,縱觀歷史,每個歷史時期人們對點線的不同認識,已經達到了登峰造極,爐火純青的地步,并在長期的實踐與積淀中,總結了豐富的經驗,逐漸形成了造型技法上山水畫皴法和人物畫中的十八描,其實點、線是中國畫特有的藝術符號,甚至可以說中國繪畫就是點、線藝術,它溶入了中國文化的諸多方面,在人們的心靈中留下了無比豐富的生命韻律和生命底蘊,認識點、線在中國畫中的重要性,是走進中國畫的基本條件,也是中國畫創作中必須解決的一大課題,中國畫的點、線之所以富有神奇的表現力,是因為點、線具有極為復雜的屬性諸如質感、力感、動感、立體感、節奏感等,線條無不具備一定的質感,有的粗澀、凝重,有的細潤、華滋、園渾剛勁、豐盈充實,無論怎樣的線條,或粗壯剛勁,或細韌飄逸,都應給人以一種生命之感,具有力感的線條,都應具有生命力的線條,這是評定一幅優秀中國畫作品的基本原則,也是不可或缺的基本條件。中國書畫中的線,最為體現在一個‘寫’字上,而不是在一個‘描’字上,中國畫線的本身,就是要應畫面結構的需要來表現對象,線的運用方式很多,但都應寫出來,不管是中鋒、側鋒,還是逆鋒和拖筆,或積點成線,只要是有書寫性,其夲身就是很精彩的點、線、面的筆墨世界。

  在中國畫的創作中,點、線有著獨特的形式價值,點線的發展史說到底也就是中國書畫演變史,歷來以點、線來塑造和表現的對象,其實也就是先人在長期生活中對大自然的觀察發現和感悟,從而總結出一整套直接的表現手法,祖先們對點、線的認識,那付有生命力,而又有韻味的線條,在不同對象中的運用已經達到了充分的體現。點、線是中國畫用來表現對象唯一最佳的造型手法,人們在觀察和表現自然物象同時,非常自然的運用點、線的造型方法,簡練而直接的表現物象,這是祖先們在東方藝術發展史上,給予審美境界的重大貢獻。

  古人在歷史發展的長河中,形成了一整套固定的描寫模式,中國畫藝術源遠流長,發展到至今,我們面對這所有的一切,有必要進行總結和反思,我們在肯定前人成就的同時,也不能因此而裹足不前,作為當下從事藝術創作人員來說,要做的是站在古人的肩膀上,向前看,面對自然萬物萬象,用現代人的觀念和理解,去觀察去體驗,找到你自己的感覺,從而獲取創作靈感和啟示,而對于傳統中的形式符號,只能是在解讀之后再選擇運用,否則就會進入誤區。點、線的表現力還有很大的發展潛力,在從新回歸自然之外,面向西方繪畫中線的運用和理解,也不失為洋為中用的選擇,如米羅、克利、席勒柯勒惠支和畢加索等在點、線、面上的體驗,開拓眼界,走向世界,在傳統和現代去體驗不同點、線語言形式的不同特點和運用,以及在作品中表達情感方式方法,在其中慢游,定會受益良多。

  從現代畫家的角度來看,現代人的生活和情感,現代人的審美情趣現代人對世界的認識取向,都給我們提供了創作點、線新的表現形式,在表現不同的物體時,就會選擇不同的線來表現質感,結構,同時也啟發我們去尋找更多的線的表現手法,我們必須努力去尋找和探索新的不同于傳統的表現方法。在傳統中許多線也都是來自生活,是自然生活中的啟示,像鐵線描、蘭葉描等,點、線是中國書畫中的重要符號,這種符號是主觀的,它的價值取向是個性化的,這種創造是對生活對自然物象的強烈感受,從而使人能從這些符號中得到一種新的情感境界的滿足,如果去照抄對象,也就失去了繪畫語言符號中的意義。

  因此,點、線內涵的補充與形態的創造,在今天來看,還是要直接面對生活,從大自然中去獲取靈感和啟迪,隨著人類文明的進步和發展,點、線也隨著人們情感的變化而變化,從原始的精美彩陶造型圖案的點,線,到神州大地的石刻、壁畫、雕塑,無不都滲透著人類文明精神的發展,在點、線神韻上的狀大,而發展至今,更加豐富了點、線的造型手法,從過去的簡單點、線描寫對象,到現在從一幅畫中,便要求點、線的疏和密、輕和重、松和緊、粗和細、剛和柔、和白、毛和光、斷和連、合和散、留和漂、方和圓、曲和直、頓和挫、等陰陽、虛實、氣質、風骨之變化,而在點、線的筆法上,董其昌云:“用筆有緩有急,有有鋒,有無鋒,有承接上文,有牽引下字,乍徐還疾,忽往復收,湲以效古,急以出奇,有鋒則以耀其精神,無鋒則以含其氣味,橫斜曲直,鉤環盤行,皆以勢為主”。在浩瀚的華夏文明發展史上,從古至今,代代相傳,已經有了一條非常清晰的脈絡,我們只能逆流而上,或順流而下,探究其精神,古為今用,筆墨當隨時代,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只有這樣才能談得上點、線質量上的優劣,藝術格調的高低,才能真正做到在藝術的百花園中添枝加葉。

  藝術需要比效與淘汰,在中國畫發展的歷史長河中,千變萬化的點、線這一基本特征被保留、繼承和發展下來,可以講是人性對自然的一種感悟和發展,是對事物本源的一種觀照和繼承,作為當今從事藝術創作人員,在自我實現的同時,更應該有責任承擔著推進和光大傳統文化中點、線藝術賦予的新的時代精神,中國畫走向世界,藝術家在追求個性的同時,更應突出本民族藝術共性——點、線,這一共性是千百年來,前人在民族宗教哲學思想的取向和藝術審美情感基礎上形成的,但幾千年來的文化積淀,既有一些消極因素,更有其積極的精神內核,站在歷史新的起點上,肩負民族復興的使命,這就要求我們站在歷史和現實,東方與西方的文化交點上,去審視、去取舍、去表現中華民族永恒的文化精神,神實形空,我們守望著中國本土藝術元素線的延伸、點的壯大。

  特邀顧問:鄒立穎李冬李暉顧平邊舒才劉俊京

  藝術顧問:陳天增方強韓一何仁誥紀德勝姜耀南金格格孔淩郎華李任孚李澤霖李玉民李自龍劉建國路民呂大江穆春華馬長江馬萬國潘榮本秦明強任偉沈風濤沈克明宋士操蘇童孫良利王犇王定鎖王力王信聰王曉銀王佑學吳康徐志敏葉嵐于兆科張萬琪張義賓張哲珠趙毅周菁祝夫剛左進偉(先后以姓氏首字母為序)


標簽:書畫,人物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彩9彩票备用网址 股票指数怎么买入 中国福彩快三走势图 江苏7位数规则19133 五分快三技巧走势图 连云港配资开户 河北11选5遗漏任三 天天三分彩是官网开奖吗 在线论坛杨方配丶资 内蒙古赤峰十一选五走势图 好的炒股app